阿斯丁马顿

个人爽文型选手
(求求你们不要把我挂上雷文墙

不觉得有点像发哥么(。


昨天新换的音乐老师低头玩手机的时候那种感觉就特别像周润发(。

排名出来了

175名

从办公室看分出来整个人都扭曲了

历史每天背半个小时71分

政治考试前一天下午背的94分

我他妈的要得心肌梗塞

【瑞安】贰伍

  ·学pa


      ·瑞安已交往设定


      ·老干部谈恋爱




安迷修从图书馆门口背着包急匆匆进来时,格瑞正在那儿看书。平日里芦荟似的白发扎成马尾,戴黑框眼镜,长袖衬衫外套一件深棕毛背心,在人群里依然鹤立鸡群。他抬头看了一眼,也不消招手安迷修就找着格瑞了。




棕发少年在格瑞旁边落座,麦色皮肤上的汗浸透白衬衫,他注意到图书馆的安静氛围,于是一边从口袋里掏纸擦汗一边轻声说:“...不好意思啊格瑞,遇上车祸了,我跑过来的。”


   


“...没事。”格瑞只吐出两个字便再没了下文,镜片后的绛紫眼眸深深看了他一眼,目光又不落痕迹地落回书上。




安迷修也不再多说。他从包里掏出理综文综卷和作业来写,冬日午后不算太热,于是心很快沉静下来。格瑞就在他旁边看书。午后阳光透过窗户,洒在白皙的手腕和麦色的胳膊上。两人互不相扰,颇有岁月静好的意味。不说都没人知道是在约会。




格瑞与安迷修自交往以来一直如此,周末图书馆约会就是他们的恋爱主题。俩大男人也不喜欢逛街吃饭看电影,格瑞觉得太无聊,安迷修也不大爱闹。


最后俩老干部都觉得图书馆是最安静最好的选择。




一直到日薄西山,图书馆敲过铃后才唤回沉浸理综的安迷修。他揉揉眼睛,抬起酸痛的脖颈才发现图书馆的人已经差不多走光。再看窗外,太阳半个身子已经藏在地平线后,余晖洒满天地。




“图书馆要关门了,走吗?”安迷修把水杯打开喝水,喉结上下滚动。格瑞眯眯眼睛,起身披上外套:“...嗯,走吧。”




等格瑞还完书,外面已华灯初上。图书馆旁边有小区,他们正走的这条街有小吃和大排档,一到傍晚各色霓虹灯交相辉映。安迷修在光亮闪烁的地方行走,于是青色眼里映着夜晚繁华和万家灯火。




食物的香味和冷空气一起袭击安迷修。他从包里拿出羽绒服穿上,手揣进兜里,鼻尖不一会被冻得通红。格瑞好像一点也不怕冷,他那件外套很薄,安迷穿过。立秋时候安迷修突然感冒,冷得要命。于是格瑞把外套给他穿了。薄薄的面料沾了格瑞的味道,有点像薄荷。




格瑞仅仅是牵着他的手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。白发少年的手冰凉有力,紧紧扣着安迷修的手。




车站远离热闹街市,几乎没有在寒风中瑟瑟等车的人,除了他俩。格瑞摩挲着安迷修的手,揣进自己外套口袋里,安迷修甚至可以透过布料感受他温热的体温。




“我感觉你好像很冷,要不要我抱抱?”安迷修突然半带玩笑地开口。格瑞看了他一眼,安迷修有点头皮发麻,于是从包侧拿出保温杯给他:“...喝点热水,别这么看我。”


格瑞慢条斯理打开保温杯喝水,突然觉得身上一重———安迷修抱住他了。两人身高差不多,安迷修有力的心脏跳动声穿过衣物皮肉,钻进他的心脏里。少年平日锻炼得当,身材既不过瘦也不过肉,抱在怀里刚刚好。


安迷修神使鬼差抱住他反应过来后脸颊有点发烫。恋爱的人都是笨蛋就是这个意思吧,他这样想。


“主动投怀送抱喔?”格瑞声音冷漠,可安迷修听出几分调侃的意味,装腔作势地回答:“帮助他人是骑士的守则,既然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,在下作为最后的骑士自然义不容辞。”

说话间,到安迷修家的公交车来了。时间已经不早,车上几乎没几个人,这大概是最后一班。于是安迷修笑了一下,青色的眼睛满装愉悦,放开格瑞。执起他的手,在手背落下一个吻:“今天骑士要回家啦,下次会继续帮助你的。明天见。”说完又抱了格瑞一下,上了车。


格瑞望着他上车,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朝他挥手。于是格瑞也挥手,即使在寒风中整个人也柔和了许多。最后目送公交车消失在街道尽头时,格瑞才想起来手里的保温杯。


银发少年一边往回走一边想:明天带给他吧。


我!!期中考试!!考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释放天性的时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!



(走出考场的一瞬间有种赢了全世界的感觉(。

明天考完试回来爆肝瑞嘉

【瑞嘉】今天也很喜欢你

·考试时候的小脑洞

·短打





嘉德罗斯下午上体育课,跑圈的时候正好路过格瑞班级的窗户下。步伐不动声色地放慢,老师还在操场上盯着,于是嘉德罗斯装跑不动,抹了一把额前的汗,沾湿的一绺绺金色碎发都被抹到头顶。老师的大声催促权当没听见。他抬头去看格瑞班的窗户,没成想芦荟头正好在窗台出现。


格瑞坐在靠窗的位置,老师在前面滔滔不绝地讲,格瑞在后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听,无意识地在草稿本上划几笔,低头一看——划出来一个嘉德罗斯。格瑞嘴角小小地上扬,冷漠眉眼也融化一半。突然想到嘉德罗斯这节上体育,目光又落向楼下,正好和金毛男朋友对个正着。



于是嘉德罗斯伸长胳膊向他挥手。格瑞也笑笑,但他觉得嘉德罗斯可能看不见,于是趁老师板书时在草稿纸上刷刷写了几个字,老师转过身讲课时格瑞眼睛还盯着黑板,手下却飞快叠起纸飞机。最后悄悄将窗户打开一条缝,让风把他的情思送进嘉德罗斯手中。


纸飞机飞下来时,嘉德罗斯还没跑远。他想去捡,老师的催促却一声比一声大,他只得再加速。心里惦记着那纸飞机,四百米的跑道几乎二三十秒就能跑完。再次经过那里时,嘉德罗斯状似不经意跑歪一条道,装系鞋带捡起纸飞机。背过老师悄悄打开看,一堆算式中间有几个漂亮的字:



“今天也很喜欢你。”





过了很久,到下课的时候雷德悄悄问嘉德罗斯,他说老大脸咋这么红啊,今天很热吗。嘉德罗斯没理他,脸还是很红。于是他又委屈巴巴地缠着祖玛,祖玛想了一会儿,告诉他这是恋爱中的正常现象。





Azusa莉:

我昏迷……

七创社:

凹凸世界第三季全新模型渲染效果展示!今天和大家见面的是格瑞哦~

脑子里只有三个字

因果论

想要一个瑞瑞

每背完一课政史就亲我一口

(一天我可以背一本书(。


本来手肿转移成脸上红点点

好痒好痒

正好下午课今天也不上

于是在医院看病